喷涂石膏的春天来了吗?——快刻石膏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熊友东谈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技术

2019-11-09 14:48:52 来源:中国建材报

图为快刻石膏技术工程案例——北京CBD中国樽项目

熊友东近照

  ■本报记者毕德鹏

  这是第二次以专访的形式面对快刻石膏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熊友东,距离上次专访时隔两年。

  两年前,喷涂石膏尚在严冬中蹉跎,熊友东总是随身带着样品,逢人递名片,三句话就转到了喷涂石膏上,那时他迫切需要寻找合作伙伴,因为他觉得干实业太孤单可不是好事,何况这份事业还是从国外引进,国人尚不接受的喷涂石膏。

  一年前又见到他,眉宇之间愁容消散,谈笑间更多的是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的豪气。与山西晋能集团的合作,让喷涂石膏迅速打开市场,同时山西海量高品质的脱硫石膏的供应,又成为了快刻足以业内傲视群雄的成本优势。

  如今再见,以很难从他的面部表情中猜出喷涂石膏进来的状况,面对产业发展的前景和困难,更多的是理性的评判。当记者提及喷涂石膏时,熊友东却把话题转到了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上,用他的话讲“看着西部地区堆积如山的脱硫石膏,真忧心啊!”

  当前,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已经得到了行业的高度重视,同时基于脱硫石膏也出现了很多成熟的技术产品,但是在数据上,综合利用的现状仍不尽如人意。据统计,中国脱硫石膏利用率在60%左右,而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利用率则达到了95%以上。

  面对固废处置的技术产品,业内应该如何认识,如何推广?在靠近电梯的办公室里,门外来往的脚步声似乎并不能减少熊友东解答这些问题的兴致。

  多与专的道路

  石膏企业是走多元化还是专业化之路,一直以来都是见仁见智,不同的企业也分别进行了不同的实践。多年来熊友东一直探寻着喷涂石膏这一道路,这也让他收获了很多关于产业发展的心得。

  记者:当时决定要做喷涂石膏是基于偶然的机会,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中遇到了什么问题?

  熊友东:应该说是关注已久。产业要发展关键是解决痛点问题,石膏利润其实很薄,那么到底应该如何将利益扩大化呢?,我本着这个想法,考察了喷涂石膏这个技术,其实这个技术在欧洲非常成熟,已经用了60多年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人去推,即使去推了也没有想好怎样去推。因此2012年,我就联合了业内的朋友一起去做这个产业,当时我们这群人里有的在欧洲做研发,有的在外资企业做生产技术管理,可以说有一定的人才优势,所以我们就在上海就做了一条中试线。什么东西都怕实际操作,一做中试线就发现很大的问题。

  当时我们所用的石膏纯度60%~70%,是从上海附近的电厂采购的。但是发电才是电厂的主业,根本不关心脱硫石膏的品质,也不了解石膏的相关技术,没有完备的设备,虽然石膏都是煅烧好的,但在工法都是有缺陷的,只是有资源综合利用的需求。当时生产商和设备提供商对我们这个产业根本不了解,提供的产品和设备根本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实际操作中遇到了许多问题。比如产品质量时好时坏,那时我们买来的东西都是有问题的,所以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有高有低,有些项目初看做的很好,过几天出现了空鼓开裂的问题,那我们马上就停下来了,进行分析思索,我们怎么做才能够做成。我们从2013年5月开始推广,2013年底发现了这类问题后,马上停了下来,一定要转变,改革,一定要自己制备基础材料。

  记者:现在看来改革是正确,因为喷涂石膏已经顺利打入向市场,而且也有了应用案例,这个过程想必并不容易吧?

  熊友东:没错!当时的我们在上海,难点是产品的核心材料握在在别人手里,所以我们必须选择对自身发展有利的地区。因此就选择了山西朔州,朔州是国家工信部固废利用示范基地,也是建材联合会情报所每年亚洲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大会的举办地,我了解了这个信息之后,马上与当地的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对于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的项目他们非常欢迎,而且当时这个产业也是空白区,但是我们看到当地的石膏资源非常好,当时投了一份投资性的可行性报告,投了之后就开始技术推广。没想到在推广过程迎来了新的机遇。

  2014年初,我在北京参加砂浆行业研讨会,在会上,我们遇到了喷涂石膏的伯乐。山西晋能集团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说从朔州市里经信委那边看到我们喷涂石膏这个项目,他们很感兴趣,同时山西省也要求充实朔州固废园区,引进优势技术,尤其是脱硫石膏利用的项目。就在我们寻找投资找合伙人的时候,有人认可你,并且给予了回应,这就说明我们涉足涉足综合利用的领域,把喷涂石膏引进来是正确的。

  3月1日,我们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参加展会,当时我们成为了会场的亮点,产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时产品也非常给力,做出的效果非常棒,在场的砂浆网和建材联合会的总工们对我们的产品推崇备至,展会还没结束,晋能集团就决定投资我们。

  做产业有两个重点非常重要,一是产品过硬,二是实干的精神,后来我们知道晋能之所以投资这个产业也正是基于这两个理由。有了前期的沟通,整个合作非常顺利,展会结束后一周就开始探讨合作细节,两周后晋能就派了一个团队进行技术与产品审查,随后这个项目就进入了晋能集团的党政联系会讨论范围,通过之后就注册公司谈合作模式,设计、招投标,最终在2014年9月成立了晋能快刻朔州石膏建材有限公司,2015年顺利投产,熟知整个合作过程的人都觉得这个合作这么迅速就从纸面上的数据变成了实际产能,简直是个创举,喷涂石膏就这样一炮打响了。

  大与小的辩证

  石膏是基础材料,前几年房地产行业大干快上,让水泥行业空前繁荣,作为水泥缓凝剂的集材,石膏产业内部无论是石膏矿企业、还是石膏制品企业也迎来发展的春天,带起一股投入“大领域”的热浪,然而近几年房地产市场总体下滑,以致围绕房地产行业周边产业非理性的高烧不退,对石膏产业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技术落后,抱着资源过日子成了新的包袱,也拖累了原本就靠资源吃饭的企业。

  相比之下,现在日子过得较好的石膏企业,都成了“资源综合利用”这个“小领域”的粉丝,快刻石膏就是这样。他们的产品紧贴生活,充分发挥了石膏的特性,在整个行业产值偏低的背景下,快刻却在逐步趟出市场。

  记者:产品投入市场和用户接受产品还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产品的优势要逐步渗透到消费者的理念中,让大家能够接受这种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的技术产品,相比其他同种应用领域的产品,喷涂石膏有什么优势?

  熊友东:首先,这个产品技术本土化程度高,适合中国市场,解决了目前行业内的痛点问题。

  我们的技术来源于欧洲,但如果将整个技术完全应用于国内市场,是不适合的,因为材料、施工习惯、用户接受度等等都是不同的。因此我们和欧洲的实验室合作,并买下整个技术,进行本土化应用的研究,我们在上海建了实验室,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研究、选材,使得产品逐渐成熟。同时,粉尘是石膏这个产品大问题,我们的产品是湿浆作业,所以施工过程中几乎是无尘的,而且我们产品的机械化程度高,主要的工作由机器来完成,过于复杂的工作需要由人工来完成,这就来节省了大部分人工操作,节省了人工的成本。

  第二,从促进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的角度讲,喷涂石膏这个产品是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我们计算过生产1吨喷涂石膏粉需要消耗1.2吨脱硫石膏。因为石膏中含10%~15%的游离水,20%的结晶水,但是经过煅烧加工,最后只留半个水分子形成半水石膏,这个过程消纳了20%~28%水分和杂质,这在固废处置和消纳脱硫石膏上都是大有裨益的。

  第三,从成本优势上讲,脱硫石膏在山西几乎没有成本。之前处理山西的脱硫石膏基本都是运送堆场,运输成本20元/吨,在这期中如果再加上环保税,又要追加20多元的投入,加起来处理一吨要40~50元左右,同时还要顶着环保舆论的压力。

  第三,产品工艺流程简单。将石膏表面的水份烘掉,两个水分子变成半个水分子,我就完成了煅烧。我们的热源用的是电厂的蒸汽,从管道里走一圈完成煅烧后,再变成冷凝水回到电厂,整个过程是一个闭合的循环,没有废水废气废尘的产生,所有的东西都被吃干榨净了。同时工艺流程非常短,所以加工的过程是节能减排的。

  第四,这个产品是无毒无害低碳节能。喷涂石膏在欧洲用了60多年,已经是相对成熟的技术。

  第五,这个产品能够改善了人居环境。喷涂石膏解决了原始石膏的空鼓和开裂问题,同时石膏是会呼吸的材料,是湿度的调节器。我们的技术能够让墙体形成一个蜂巢的结构,潮湿时可以吸纳水分,干燥的时候释放水分,解决了北方干、南方湿的问题,提升了居住环境质量。

  记者:新产品的投放一定要有针对性的策略,否则很难让市场接受,那么在推广过程中,喷涂石膏有什么策略?

  熊友东:随着国家能源战略西电东输的实施,西部地区越来越多的电厂通过超高压特高压往南方、东部、沿海城市输送,留下大量的固废,脱硫石膏怎么办?相对富饶的产煤区,人口相对稀少经济水平欠发达,没有那么多的脱硫石膏综合利用渠道,这是我们存在的基础。

  我们在原材料供给地建厂,我们要通过技术来适应市场,要可以卖得掉,在一线城市扩大销售增强影响力,同时来影响山西市场。去年,我们有三分之二的产品销往了北京、天津、山东,长三角,山西本地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现在我们回到山西太原和陕西西安,部分大型地产商也已经在应用喷涂石膏,所以我们在生产上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而销售是“城市引导农村”。事实也证明,这条路我们走对了。现在我们要在全国市场爆发之前,我们要扩大合作范围,目前有合作意向的有些是有转型需求的石膏板厂,有的是有固废处置需求的电厂,有些是做石膏贸易的想要投资这个项目,可合作的对象非常多。

  加与减的博弈

  近年来,很多产业其实经历了一番起落。在具有优势的项目都会遇到瓶颈和发展的平台期,如何“突破限制”是一个关键点。而突破限制有时则需要借助外力,在一定程度上,外力的增减决定着新产品技术的发展,甚至生死。

  记者:原来打市场的时候需要合作,现在要扩大市场,依然要靠合作,只是合作的方式一定会不同,现在快刻喷涂石膏如何吸引投资者?

  熊友东:没有行业就没有企业,面对投资与合作,我们快刻愿意开放技术,我们可以技术入股,这个产品最难的就是推广销售问题,这个问题由我们来解决,同时保证投资者短期内收回投资,这样能够让喷涂石膏的先进技术逐渐被行业接受,以先进成熟的产品的策略引领这个行业的转型,也正是因为这个理念,让我们在各地都有了合作伙伴。这种产品从根子上是为了解决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不用再将处理石膏的费用都花费在运输上,直接就地消化,迅速的降低成本又扩大了市场需求,同时供求关系能够影响价格,当产品的价格低了,比同性质产品——水泥砂浆更具竞争力的时候,销售量会急剧上升,市场就会迅速打开,所以在成本上快刻喷涂石膏是有优势的。

  举个例子,水泥抹灰在全国几乎都是28元左右,但水泥抹灰要上两遍腻子,每遍成本大概5~6元,算下来是35~40元之间,而喷涂石膏施工中只需要一遍腻子,成本在30元钱左右,已经比传统砂浆的便宜很多。

  记者:您所说的瓶颈指的是什么?

  熊友东:贷款政策和资金问题,这也是混合所有制的弊端。与国企相比,落实贷款政策和资金是我们民营企业最大的短板。国企的资金可以是30%的注册资金,其余70%由银行配套提供,但落实到民营企业,就行不通了,必须要有担保,而且即便是我们提供自己的房产作担保,银行也不承认。即便用PPP的合作模式,这个合作模式适不适合这个项目,还要经过一段时间调研审查,不论多好的项目,如果做不长久肯定是倒在“钱”上。一旦踏入其中,就必须不断发展,资金一定要跟上,才能迅速做大市场,提高占有率,唯有发展才能解决发展中的问题。

  成长是有内在逻辑的,发展应当是具接续性和传承规律的。喷涂石膏之所以能够为业界认同,因为它一直在讲述石膏产业成长发展中最核心的故事——资源化综合利用。

  在几个小时的专访中,熊友东介绍了喷涂石膏的发展历程,整个过程也没有离开脱硫石膏的综合利用,谈到增长时意气风发,谈到困难时无言苦笑,这就是投身实业的人必须经历的过程,也只有经历过这些高低起伏,才能拥有更理性的视角去看待发展中的问题。

责编:丁涛